灰姑娘与分析心理学

2018-11-17 18:08:11 151

本文来源于:人人江湖

原标题:武汉荣格发展小组(筹)苏黎士ISAP研学第一天简报——灰姑娘与自我价


灰姑娘与自我价值


早期缺陷创伤

通过灰姑娘的故事,我们来谈一谈什么是早期创伤或者早期缺陷。早期创伤和缺陷的产生总是有很多原因,不总是妈妈的错,例如疾病、残疾、父母的去能、迫害、家庭的失功能,所有的这些带来的孩子和母亲的连接都意味着不安全和矛盾。

这是早期缺陷的基础,在情感上和身体上,孩子都感觉被抛弃。这种抛弃在孩子的内在感受上是自己不被欢迎,没有好的自体和客体。在孩子刚出生的早期,如果没有对孩子发出好的共鸣,就容易建立具有内在基础的不安全与矛盾的依恋关系。

但是每个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中,又需要存活下来,就要寻求存活的能力,而没有内在体验的情况下,就会到外面去寻找。如果孩子可以适应,就可以找到爱、赞赏,以及人们对Ta的喜欢,就可以很好地和他人相处。

多样的生存策略 

有一种策略会让孩子感觉自己很重要,被欣赏和赞美,这就是自恋的生存策略。当然,还有一些其它方式,比如说回到自己内在,关闭起来,像蜗牛一样,这是一种分裂策略;还有生存策略,比如说酗酒,Ta会选择消逝在成瘾中。有研究中曾提到,幽默、创造力等等都会在早期缺失。当然如果足够聪明的话,运用聪明的大脑好好上学,荣格认为这也不是坏的策略,是可以发展的。

另外,自恋障碍也是一种生存策略:抛弃与被抛弃,Ta不能爱自己,表现得脆弱,Ta没有接收到足够的爱,没有从外界得到足够的关注——这是一个自恋障碍——缺少自我的爱。此外,还包括过度适应这种策略。老师向我们展示了病人的画,病人在画中,表现出一种退行,画中的小人儿在黑暗中,那么破碎,没有被拥抱,出生在黑暗中。

第二世界大战期间,约翰·鲍尔比创建了依恋理论,而关于孩子的原型,在依恋中得到了很好地研究。在二战之后,因为很多孩子变成了孤儿,鲍尔比又因此研究了战争对于孤儿的影响——早期缺陷以及分离等等。

轻松三步,获得您的定制解决方案

01分析问题根源→02制定服务解决方案→03专家亲临指导

电话/微信/QQ:18940300372


“It is attended by hunger, pain, emptiness, cold, helplessness, utterloneliness, loss of all security and shelterness; it is headlong fall into the for sakenness and fear of the bottomless void.”

“它被饥饿、痛苦、空虚、寒冷、无助、彻底的孤独、所有的安全与庇护的丧失所吸引;它一头栽进了被抛弃的漩涡、以及对无底虚空的恐惧之中。” 


灰姑娘:有关抛弃、自爱、自恋的象征议题

一个很有钱的男人妻子生病了,她让最爱的孩子来到床边,留下美好的一刻,“我们最好的神会永远保护你,我从天堂看着你,靠近你”,然后闭上了眼睛。

从上面这个例子可以看出,母亲的某种模型一样的呈现,是缺少自爱的。这个孩子没有新的连接,但如果继母是足够好的,孩子更容易存活。母亲说,我在上面,我会照看你,这句话背后意味着过度适应。超我表现出一种过度适应,想要被喜欢。

孩子失去了父母,感觉到羞耻,自己是不正常的,因为没有父母双全。这种羞耻会帮助孩子成为一个好孩子而被喜欢。这又是一种生存策略,妈妈在天堂和上帝坐在一起,超我看着这个孩子的整个人生,孩子没有可能去哀悼。这样的孩子们需要一个父亲,阿姨,姐姐,去哀悼,哀悼父母的丧失,需要一个照顾者知道他们这种混乱的感觉。

比如做沙盘,他们做一个漂亮的城堡,治疗师会跟他们说:哦,你看起来很高兴。他们会要去区分自己的感觉。灰姑娘没有人可以帮她哀悼,只有每天打扫,而她的父亲对孩子没有兴趣,没有帮助她处理丧失,是一个缺席的父亲,她只是孤独地面对自己的哀悼。注意到那个坟墓上的白色的一层薄薄的雪覆盖着,这就是灰姑娘的内心,白雪覆盖上面,太伤痛,所以冻住所有的情感,不希望别人来触碰,大雪就象征着抑郁的那个层面,在很深的内在,那么寒冷冰凉。

继母,通常在西方,是很邪恶的女巫,除了冰岛例外。在神话中,继母会照顾被抛弃的孩子。这是足够好的继母。然而在灰姑娘的故事里,继母还带了两个继女来——外表很漂亮但是内心却很邪恶。一个继母加上两个邪恶的继女,在这个孩子的内心,就是一种负面的形象,负面的母亲情结,使这个孩子丧失了足够好的连接。

自我憎恨(有两个恨你的继女)在心中萌发,她不能用一个友好的眼神看她自己,不能爱自己——而这是很重要的。当你是一个治疗师,你需要看内在,看梦,看无意识的部分并且做一些解释。一个人有负面的母亲情节,他们就没办法看自己的内在,因为他们用负面的眼光看自己。他们看内在,遇到自己,也会是负面的,因而他们需要去学习如何看待自己。

童话里灰姑娘如果想吃面包,她就必须自己去争取。继母和继女们都不想要她留在这个家庭中,她们不喜欢她。这样的事情可以在真实的世界中发生,也可以发生在内在。如果有人告诉我,你不足够好,或者自己内在的声音这么说,我就退缩,变成了一种过度适应。进入到内心的部分形成了一种分裂的策略。就像灰姑娘在内在有这样的声音,因为和她类似年纪的姐姐这么说她,他们穿漂亮的衣服,让她穿脏脏的衣服,对她大叫,还嘲笑她。

灰衣服,一双木头鞋子——灰色的,抑郁的——一个大雾的象征,如此糟糕的服饰,这时羞耻开始侵入内心。在厨房,她必须努力工作,做饭,打扫,同样被嘲笑。她必须从灰烬中捡出那些被丢进去的小杂物,没有床睡,也只能睡在灰烬中。所以才被叫做灰姑娘。“被嘲笑”可以理解成一种内在的象征,这个孩子感觉到自己是被排除在外的,而内在有声音嘲笑她,这是一种羞耻的感觉。扁豆豌豆,在之前的童话里是一个很好的象征,在这个情境下变成一个负面的。

在晚上,没有床睡,她必须在灰烬中睡觉。什么是灰烬呢?荣格说,灰烬中出生凤凰。但在这里,是内疚的象征,就像灰烬洒在头上。这些早期原初的内疚。如果有人有原初的内疚,Ta需要找到一个安全的环境。 

有一天,爸爸去一个地方,问三个孩子,你们想要什么。两个继女说要漂亮衣服、珠宝,这些是自恋的象征层面。但是灰姑娘内在是灰色抑郁的,继女的愿望,也是她内心的愿望。她对此感到羞耻,因为这些自恋的愿望。作为治疗师,要去理解这些愿望。问这样的“灰姑娘”,Ta想要什么,核心的愿望是什么,那不是阴影或是自恋的愿望。

灰姑娘说,爸爸,在你回来的路上,带第一个打到你的头的榛树的树枝给我。这是一个象征,通常来说是一个带着绿叶的树枝,想要一些来自大自然的东西。但是这个树枝会打到爸爸的头。在故事的后面我们知道这个树枝会挂掉爸爸的帽子。在苏黎世,很多人会戴帽子,这里就是有些集体无意识的部分。是什么东西从无意中出来,不想要这些帽子,不想要男性的集体无意识?

这些东西让这个孩子觉得羞耻,内疚。如果去适应集体无意识,集体男性的无意识,就会成为一个好公民。当治疗师遇到这样的病人,一个男性或是一个女性,有灰姑娘的内在,他们在移情中,会期待治疗师成为一个老师,告诉他们在分析中什么是正确的行为,治疗师就会被理想化。

“带第一个打到你的头的榛树的树枝”,以及后面提到的帽子,这都是男权的象征。带珠宝、漂亮裙子,这是满足自恋的内在愿望。一个绿色树枝,打掉了父亲的帽,象征着必须松动超我,小心那个小小的“绿色的欺骗的花招”——这也是小小的绿色的愿望,要特别注意这些象征意义的表达。在治疗中不要说太多,但是要注意这些。

褐色的榛树在春天是一种新生命,而这里是褐色的榛子树丛,有什么象征意义呢?用来对抗那些内在的负性母亲情结。在治疗中,面对这样的病人,治疗师的反移情可以表现为想要赞赏你的病人,不要过度去做。因为之后超我就会出来,是永远都不能满足治疗的期待。如果治疗师赞赏太多,超我就会出现。

再来看灰姑娘,对于这个绿树枝做了什么?感谢她的爸爸并且把这个树枝种下去了,灰姑娘的眼泪掉下来,浇灌这棵树,变成了一个美丽的树。在童话中,这一切发生的很快,但是在治疗中会很慢。之前她冻住了,因为那层雪而不能哀悼。但是现在种了一棵树。这个感觉更能接触到,当你命名这些感觉,你就有了一些共鸣。

可以种树就意味着冬天走了,这时她内在心灵有所转变,然后她开始哭泣,这一刻她开始接触到自己的哀伤,哀悼自己的丧失,哀悼失去功能的家庭,哀悼你得不到的东西——这是非常重要的。她开始哀悼,去妈妈的坟墓,之前没有完成的哀悼,现在完成了或是开始了哀悼的过程,变成了一棵美丽的树。

在荣格的理论中,有关ego和self之间的关联:理论上说,如果经历早期缺陷,那么两者之间没有明显的区分开来,自我没有整合,会有一个脆弱的ego。在开始阶段,ego是混乱的、冻住的。这个脆弱的ego,没有能力保护自己,这个ego去提出自己的想法是很困难的。

在很多研究中呈现出,可以去看自己的内在的是ego的力量,但早期自我缺陷就没有能力去看自己。ego的力量可以区分客体、主体,区分这个人有没有迫害我;这种力量,可以让分裂发生,这也是一种生存策略。

比如说你很困难和别人沟通,ego 的力量可以让你和别人交流,可以让你能够与别人连接,这种连接是一种更广义的连接,包括朋友、伴侣、国家,乃至土地。如果不能连接,就会把自爱投射到外在。 

如果来访者有早年自我缺陷,治疗师需要去帮助他们看自我结构,但是不要超过他们的能力去要求。如果内在有一颗好树在生活,那么这是ego和 self 之间的一个通道。如果太依赖生存策略,就会失去了自我核心,失去对自己的认同。没有认同,就没有办法自性化。在荣格的自传中看到很多他需要来到自己的self。这种认同,就像通过树的象征,有美好的绿色树枝。

带有早年缺陷的人,他们是否对未来存在想象和幻想,如果他们开始怀揣愿望,开始去旅行,等等,这就意味着变化的开始。

灰姑娘每天去看树三次,一只白鸟每次都来,当她表达自己的愿望,白鸟会聆听。这就是一个象征,每年树会长大,她开始对未来许愿,那只白鸟满足了她的愿望。在现实中也许不会实现她的愿望,但是它可以面对她的愿望,接收到她的愿望,坦承她的愿望。

之前灰姑娘是用负面的眼光看自己,但现在开始有点融化,当她抑郁和冻住的时候是不能接受自己的愿望的。然而,当病人可以开始接受自己的愿望时,作为治疗师需要有限制的接收、镜映Ta的愿望。病人这个时候不能自己去做,但是Ta需要一个人去承认、镜映、接受这些愿望,因为这些愿望对于Ta 来说可能会太远大。

国王开一个节庆活动,三天,所有的漂亮姑娘被邀请去,国王的儿子就可以选一个新娘。继女们要去,让灰姑娘擦鞋,准备。灰姑娘也想要去舞会,求继母让她去“你全身是灰,你没有好衣服,你还想跳舞?”自恋的愿望想去,接触到内在认同,但是继母说她脏又没有好衣服。但是这时灰姑娘开始接受了自己的愿望,然而这只白鸟一接触到现实,就不行了。“有很多现实,我不能做,我不能去宴会”,遇到这个强大的负性情结,就退缩了。她打扮自己,梳头发,但是最后退缩了。

我们的来访者也要学习怎么去处理这个情结。这个声音会说,你没有价值,你很糟糕。这个人可以去认同关于这个情结是非常重要的。自我和情结是两件不同的事情,荣格说,你需要去认同这个情节——I AM MORE THAN MY COMPLEX.

然后灰姑娘在负性母亲情结中,怎么做呢?她学习了去做些事情,没有呆在负性母亲情结中——病态、冻住的状体,但是她去又问了一遍。灰姑娘不停的问,她坚持了,继母说,我扔了一些豆子在灰烬中,在两小时内你能把这些找出来,你就可以去。这里是一个自我与负性情结的抗争。灰姑娘去后门,去花园,大叫,“很多鸟很多动物来帮我吧”,她呼唤帮助。好的,坏的,哪个是需要的,她必须把那些捡出来,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象征。

人们要去学习,面对负性情结,而不是被负性的想法淹没,把那些负性的东西放在手上去看,这个声音说你有很脏的衣服,这个声音说你没有价值。你需要去想是真的吗?也许这个部分我没准备好分辨出来,什么好什么坏。带一个笔记本在身上,把负性的想法写下来,然后给出回应。人们有时候淹没在负性的情结中,可能没办法给出回答,这需要非常小心谨慎地去处理。

鸽子,这是一个灵性而神圣的象征,这是她爱自己的那部分。如果一个人有足够好的自爱,才能分辨出负性的想法,不然就会被淹没。这是鸽子的帮助。当一个人有足够的爱,Ta的内在就有鸽子。如果来访者有负性的母亲情结,那么治疗师和来访者一起想象一下,谁能帮助Ta?不要和Ta说,你需要鸽子。他们会有自己的想象,比如说天使等等,要用他自己的象征和想象。

两只白色鸽子飞进来,帮助灰姑娘,把好的绿豆拣出来放在碗里,然后飞走了。

灰姑娘很高兴,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去宴会了。然而继母还是说,你不能去。负性母亲情结还是太强大了。灰姑娘哭了,继母说你可以去,除非你可以一小时检出两碗豆子。

这个斗争重复开始。灰姑娘跑到花园,召集鸟儿们来帮助。鸽子又开始捡豆子,把好的捡到碗里,完成后又飞走了。灰姑娘就又去见继母,想要一起去宴会。继母说,这没用,你不能和我们一起去,你没有衣服,你不知道怎么跳舞,我们会为你感到羞耻。然后就带着两个令她骄傲的漂亮女儿转身离去。

这里有自恋的面具,比如说穿好衣服去找工作,但是你人不在那儿。我们去做一些事情,但是我们的心没有跟着我们。我们很害怕。我们用我们的人格面具,我们的外在,去面对那些恐惧。 

补偿:利他补偿、自恋补偿、分裂补偿、口欲-退行补偿、用幽默与创造力补偿

当补偿崩溃时,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情况,比如抑郁、自杀、抑郁性躯体化、成瘾、依赖等等。

当得到鸽子的帮助,继母仍然不让灰姑娘去参加宴会。然后她们自己去了,把灰姑娘留在家里。我们这里可以看到人格面具去了,核心自我没去。这时灰姑娘去找自己的认同,树是她的认同的象征,给与了她金银所编织的衣服。

金银,这是一个自恋,庆祝自己可以表达。衣服是更深一层的人格面具。炼金术中,金代表男性,银代表女性。灰姑娘不能认同自己的愿望以前,这是她与树的关系,相信树可以完成愿望,树从母亲的坟墓长出来,是一个内射的母亲形象。ego和self的连接的象征——鞋子,鞋子踩在大地上并且美丽。

核心自我的表达,体现在内在价值,金与男性;银与季节、自然和女性。

再来看帽子的象征,超我(荣格说内在评价),在中世纪,每一个男性的职业都是有一个帽子的。这个帽子要被打翻,要更少的人格面具,这里会呈现有些父女连接的部分。

象征性的自性化,比如说宴会、高峰体验、新的体验、新关系、新工作、换房子,之前都是你不能想象的。灰姑娘在这个宴会,带着自己的潜能。继母继女都没有认出她,这里也有象征的含义,自恋的人格面具,负性母亲情结与她的核心认同没有连接。她们觉得她是个外国公主象征着内在的心灵部分还没有连接,还不能认出彼此。

“公主,公主来了。”这是一个正面的外在与内在表征,是一个正向的阿尼姆斯。这样的连接可以在梦中、关系中浮现。对于灵魂有什么作用?正向的阿尼姆斯,对我们有什么作用?如何改变?新理论说男性和女性都有阿尼玛和阿尼姆斯。

王子与她跳舞,跳出和别人不一样的舞蹈。她跳到夜里,想要回家。王子想要知道这个女孩是谁。王子追,看到她跑到一个鸽子屋、跑去榛子树。跳舞,这是高峰体验,有热情,然后她回家了,逃跑了,在最后回到灰烬里,有一点火焰。负性的母亲情结又拿回了权力。回到了灰烬里,但是有点光亮。当你有个高峰体验,你觉得会有更多膨胀,然后崩塌。生活就是这样,我们不能一直在膨胀里,但有时候我们需要一些。在膨胀之后,然后恐慌到来,过度刺激,然后回到抑郁当中。王子是正面的象征,宴会又开始了,家人又去了,灰姑娘又去找榛子树。王子只与她跳舞,这是我的舞伴,王子跟着她,想要知道她住那里。她爬上了一棵梨子树,王子没找到她。最后还是回归到尘埃里。

梨子是一个乳房,女性的象征。她想要成为一个母亲,成为女性。膨胀,成功,恐慌,退缩,抑郁——就这样循环。第三天,还是去榛子树,新衣服,每次衣服都更美。在第三天晚上,继续跳舞。夜晚到来,她跑了。王子没找到她。这里设了一个陷阱,灰姑娘留了一只鞋。在心灵层面,王子和男性阴影、阿尼玛等等这些词汇不是很重要,他也设置了一个陷阱,黑的粘腻的沥青。这种粘腻的把她拉回地上,粘腻的继续放大,回到现实中。对粘腻放大化,然而不是黑暗。金色的鞋子,可以寻找这个女孩,这里灵魂和阿尼姆斯在一起。 

继女削足适履,发生了什么呢?灰姑娘的一部分必须要适应,被接受。过度适应是为了自恋的需要。你有没有这样的体验呢,伤害自己,只是为了挤进一些情境里去?

有没有关于正面的父亲情结?

继母说,哦,灰姑娘太脏了不能被看见。还是有负性的母亲情结。但是王子叫灰姑娘,灰姑娘洗脸。脱下了木头鞋子,穿进了这个金色鞋子。洗的灰尘是内疚和抑郁,这样就从抑郁中走出来。在现实中我们总是来来回回。治疗师与来访者建立信任需要很长的时间,不断尝试。来访者总是一遍一遍的问自己,我真的能信任我的治疗师吗?在他们的亲密关系里也同样是这样。作为治疗师,你要像一个石头那样稳定地坐在那里,这是一个必须被体验到的过程,你仅仅告诉你的来访者去相信是没用的。

王子看到灰姑娘的脸,王子认出了她。继母和姐姐都非常生气,王子带了灰姑娘走,路过榛子树,鸽子在唱,鞋子没有血,是适合的,这是正确的公主。两个鸽子分别停在灰姑娘的左肩膀,右肩膀。婚礼上姐姐来,想要分享她的幸运。大姐姐在左边,小姐姐在右边,鸽子一边一个咬她们,然后交换咬,啄眼睛。

边缘与人格障碍的区别,边缘在治疗里,一开始就攻击;人格障碍,自我更有力量,攻击渐渐才会出现。在灰姑娘故事里,最后才会出现。

但是她总是带着姐姐在自己身上,但是姐姐瞎了。姐姐失去了力量。那些负面的声音失去了力量,不能再看着灰姑娘。情结失去了力量。但这些还是在心灵中,但是换了位置,正向的有更多的空间去浮现。但是负面的,当有些事件发生,可能还是会被激活。 也许,我们每个人都曾是灰姑娘,有一段灰姑娘的心路历程,有随时都可能被激活的负面情结,也有推动我们向上的正向力量。在我们不断获取新知、自我修通的过程中,这些内在的东西,为我们的生长提供着源源不断的滋养与能量。


关键词:抚顺心理治疗,抚顺精神分析,抚顺分析心理学


辽宁省首家婚恋培训中心

抚顺市婚姻情感咨询服务中心

抚顺市青少年儿童心理健康关爱中心

抚顺市专业精神卫生领域咨询服务合作机构



起源心理,梦想从这里起航!

电话咨询
邮件咨询
在线地图
QQ客服
地址:抚顺市望花区新民街道昌图街27号楼4单元103室  手机:189-4030-0372   邮箱:qy1879@qq.com